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爱心少年的博客QQ号772489596

愿德州少年朋友健康快乐,学习进步,尊老爱幼,文明向上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跳舞 【粗犷原创 . 微型小说】  

2009-06-02 14:03:36|  分类: 同是中国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粗犷跳舞 【粗犷原创 . 微型小说】 跳舞  【粗犷原创 . 微型小说】 - 爱心少年 - 爱心少年的博客QQ号772489596

 

【微型小说】跳舞

2009年2月25日  作者:粗犷

 

    一开放,洋玩意儿就纷纷涌入。跳舞之风,瞬间风靡全国。

    局党员大会上,党委书记念完报告,咳嗽了一声,又说,还有一件事,需要强调强调。跳舞既是娱乐,也是文化。更重要的是,会跳就会交朋友,有利于开展工作。最后,他一本正经地号召:各公司工会牵头,党员干部带头,把学会跳舞当作政治任务来完成。

    我们公司的工会主席,一有空,就喜欢挪动一把椅子,喊一会“嘣嚓嚓 —— 嘣嚓嚓 —— ”。 这下好啦!捡来鸡毛,就当起令箭。第二天一早,这个时尚的老太婆,就领来一个教练。

    “这是金老师,来教我们跳舞的,大家欢迎。” 她带着金老师站在门口,看见有人进门就说一下。我觉得,不是我们欢迎金老师,倒是金老师在欢迎我们。

    老太婆对她说,这是我们经理。她伸过手来。我握了握,并言不由衷地说了句:“你真漂亮!”

    看不出她的年龄,但从身段和扮相上,能判断出她是女性。

    头发卷曲,金黄色。没有眉毛,只有两条细细的,像是用针缝上去的,褪了颜色的黑线。眼部涂着两个大黑圈,跟稀有的熊猫一样。耳朵上挂着的圈圈,动一下就晃荡晃荡。薄如蝉翼的连衣裙里面,束胸和裤衩忽隐忽现。能听到她的声音,但看不到她的表情。她笑的时候,嘴唇翘翘,睫毛翘翘,眼角和嘴角却纹丝不动。她的脸,要不是抹了点红的,看上去不像是真的。个很高,腰很细。胸前鼓鼓囊囊的东西,倒跟活的一样,试图挣破衣裳。

    跟我一起进门的政工干事,把嘴贴到我耳朵上,说:“妖怪!恶心!” 我嘴上不说,但心里也在嘀咕:要是搂着她的腰跳舞,会不会呕吐。

    老太婆男人般粗大的嗓门,几里路外就能听到。她正挨个儿敲门,一会儿就敲到了我这儿。我对助手说,别开,烦。她敲了会儿,自言自语地说,没人。副手忍不住,笑出了声。她耳朵尖,一下就听见了。

    “老粗,你再不开,我就砸!”

    我朝助手瞪一下眼:“你对付!” 说完就趴桌上装睡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粗,一早就睡啊?起来起来!” 她一进门就嚷嚷。她想推我,但被助手拦住。“昨晚,他被局食堂李师傅逮去,喝了一夜的酒。主席就饶了他吧。” 这家伙真能瞎编。我哪里会通宵跟人喝酒?但老李三天两头找我喝酒,倒是真的。

    “我就两句,说完就走。” 她边说边揪我耳朵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我揉着眼睛问,接着假装发现了她,“你这老太婆,揪我干吗?”

    “下午一点半,公司礼堂集合,跟金老师学跳舞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。”我说着,又趴桌上。

    “你敢!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她又揪我耳朵,“你是党员,又是经理,不去像话吗?”

    “搂着不是老婆的女人,扭啊扭的,就像话啦?”

    “你这老土!你才出土啊?” 她噗哧一声笑了,但马上又板起面孔。“蜡烛不点不亮,我得找根火柴来......点点。” 她一边说,一边拨电话。可能觉得自己说的话好笑,接着又噗哧噗哧地笑。

    “喂!是书记吗?哦,不在......局长,你整天瞎忙乎啥呀?还管不管老粗啊?就是嘛......不把老太婆放眼里啦!对,工会工作,他老拖后腿......对,对,敲打敲打......好!好!”

    “局长跟你说话。”她把电话递给我,然后幸灾乐祸地站在一边。

    我接过电话就喊:“别听老太婆瞎说!不就跳舞吗,有什么可怕......对,带头,保证参加。共产党人嘛,不怕抱炸药,还怕抱女人么?笑话!” 说罢就挂了电话,把局长的笑声,留在他自己那边。老太婆嬉皮笑脸,在我胳膊上掐了一把。

    礼堂里乱哄哄的。年轻人围着金老师问长问短。金老师一会给这个讲解,一会给那个比划。老太婆正喘着气,追赶着老钱。老钱是支部书记,我的老上司,现在做我的搭档。他一边笑一边逃,额角头上汗津津的。见我进门就叫:救命,救命!

    “慢着!” 我把他藏在背后,对老太婆说:“别急呀!你先得说两句呀!发动发动嘛!比如政治任务呀重要意义什么的,让大家端正端正态度嘛!”

    老太婆想了想,觉得也是。她跑到主席台上,对着麦克风“喂喂”了两声,然后指着后面一堆东西,扯着嗓门说:“看见了吗?积极的,一会儿有东西发。女的发裙子,男的发裤子。跳得好的,另外再发一双鞋子。”

    她清了清嗓子,又说:“这是党委的号召,大家要热烈响应,可别跟落后分子一样!” 她指指我跟老钱,“发东西,没有他俩的份儿!”

    老太婆真行,鼓动本领比党委书记大。三言两语,就骗来了哗啦哗啦的掌声。裙子裤子的办法,比锦旗奖状灵光。时代变了,看来思想也得变变。政治失宠,也许也该往边上靠靠,让物质挂帅耍耍。

    圆舞曲响起来的时候,金老师走到我面前。她做了一个优雅的姿势,然后说:“经理,请你跳舞。”我跟她说不会,她说不会就教你。我说你先教大家吧,她说大家都会啊!我看了一下,可不是吗!除了老钱和我以外,几乎都下了舞池,有些还蹦跶得有模有样。他们在那学的?什么时候学的?真让人纳闷!

    趁我迷糊的当儿,金老师把我拖入舞池。

    “注意每一步的速度和距离。”

    “注意步子跨出的方向。”

    “你没有踩准拍子。”

    “哎呀 —— !”金老师惊叫一声,松开手,蹲下去揉脚。我说了声对不起,叫同事扶她到一边休息,然后自己也到一边去喘气。

    老太婆跑到我面前,神秘兮兮地问:“故意踩的,是吧?”

    “放屁!” 我骂她一句,然后说:“别冤枉好人!无冤无仇的,我踩她干吗?再说,她是老师。尊敬老师的道理,我还不懂啊?”

    跳舞的时候,她让我把手放她背上。她背上的皮肤又滑又凉,使我想起了黄鳝和鲶鱼。我凸出的腹部,老是碰到她的那个。她卷曲的毛发,在我手臂上摩擦,浑身都起鸡皮疙瘩。我要保持距离,但她要我放松靠近。我一慌张,才不小心踩了她的脚。

    这时警卫室老苏进来,递给我一封信。我大声对老苏说,叫他们等一会,我马上就来。老苏稀里糊涂,傻傻地看着我。我上去推他一把,小声说:“走啊,愣着干吗?”

    我跟金老师打了个招呼,又向老太婆请假:“我出去一下,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 走到警卫室,我马上吩咐老苏,快叫司机出来。

    司机问:“急吼吼地,去哪?”

    “金蝉脱壳 —— ” 我坐上车,笑嘻嘻地对他说道:“哦不,请你喝茶去。”

 

跳舞  【粗犷原创 . 微型小说】 - 粗犷 - 粗犷的博客

跳舞 【粗犷原创 . 散文】 - 粗犷 - 粗犷的博客

说明:图片来自互联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